当今的大学生一般都有多少性伴

  在首都10所高校5000位大学生中,开展的性观念和性行为调查发现:

  78.1%的大学生不反对一夜情,有些女大学生,甚至将打胎,人工流产作为自己的避孕方法。甚至少数大学生,坦言自己有多性伴和买卖性服务的行为。

  不少大学生看到这条新闻,叫“屈”不迭。他们说,“大学生没有想象的那么堕落,有人妖魔化大学生。”笔者相信大部分大学生是好的。

  首先,虽然调查数据是官方从来的,但是,面对这种令人忍禁不俊的“嘻皮”调查项目和调查内容,学习轻松、精神略空虚无聊的大学生们,在娱乐至至上、娱乐至死的语境下,有多少人没趁机娱乐一把,把它当作一回事认真来填写,值得拷问。也就是说,这个数据与现实的实际情况可能存在较大的差距。不必对大学生的不真实的“放纵”数据感到过分惊讶。

  其次,一些钱贵和权贵饱暖思淫欲,早不满家里的黄脸婆,把目光瞄准了女大学生。贪官包养女大学生作情妇的不泛其人。原重庆市宣传部长张宗海包养情妇有三个标准,其中一个是“大学生”,张宗海不仅这样想,也是这样做的。在中央党校学期间,曾经包养多名女大学生。

  权贵和钱贵要包养女大学生,必须先打垮大学生的精神支柱,使女大学生把享乐当作人生观和价值观,唯有如此才能轻松地把女大学生揽入怀中,否则就是强奸。于是,对大学生进行洗脑,百般鼓吹西方堕落的人生观和价值观,鼓吹放纵人生和性,鼓吹多性伴侣,打垮大学生的精神防线,使其乖乖地就范,甚至心甘情愿地自投权贵和钱贵的怀包,跌进权贵和钱贵深不见底的欲海。“教授通过女弟子治性功能障碍”(11月27日中新网)显然是男权主义心灵深处对女性工具化的一种无耻应用和说教,此办法如果被中国权贵和钱贵借口一用,不知又有多少无故女大学生深受其害。

  因此,在笔者看来,大学生之所以被妖魔化,乃至出现“宁嫁黄世仁也不嫁80后”的可悲现象,一个值得十分注意的问题不是大学生放纵对身体的占有或付出,而是其思想深处被毒害的人生观、价值观及受其支配的性爱观念。有鉴于此,由官方出台一个积极正确的性爱观教材,引导大学生树立健康和理性的性爱观念,摈弃放纵的性爱观念,很有必要,也十分及时。只有大学生都理当今的大学生一般都有多少性伴性了,能正确认识性爱了,妖魔化的企图就难以得逞。